制服制作
您的位置:首页 » 制服制作 > 正文

原来你给我的,都是她不要的

 
作者: 王定制 时间:2018-03-08  文章来源:制服制作

上班的第一天,你怀着忐忑的心情,走进你梦想中的大厦。你穿着从小市场淘来的职业装,局促不安地出站在办公室的门口。

人事主管要你在这等一会,他有事情先处理下。你看着格子间里忙碌的男男女女,他们马上就是你的同事了,可他们没有一个人看向你。

在你入职前,你就了解到这家公司高负荷的工作压力,不过诱人的薪资待遇让你义无反顾地加入了。

你相信用不了多久,你也可以像办公室其他的女同事一样,穿着光鲜亮丽的华服,出入于高级场所,跟你那偏远落后的故乡拉开一道宽宽的鸿沟。

时间久了,你感觉有点尴尬,就那么站在那里,会不会人事主管把你忘了,你的表情有点慌张。

你转身想去人事部,却意外撞到了一个人,你紧张地赶紧道歉,却听见那个人温和的声音说着“没有关系,你是新来的吧”。

你小鸡啄米般点头,那人笑了,问你站在这做什么,你红了脸,小声说“我在等主管安排工位”。他随手一指旁边的座位,“就坐这吧”!

你不知道是坐还是不坐,旁边的一个女同事赶紧过来,“陈总,您来了,您要的资料已经放到您办公桌上了”。然后冲你说“陈总安排你坐这你就坐这吧”。

你抬头看了看这个男人,一脸温和,有些肚腩,不过身材还算修长,样子长得也不坏。他看见你在打量他,反而伸出了手,“我叫陈炳龙”。

你忘了那天你有没有伸出手,等你回忆这天时已经过了好多年了。

在公司时间久了,也从最初的惶惶无措,变得开始游刃有余,收入也乐观好多,你也能跟其他女同事一起喝喝咖啡逛逛商场了。

女人们的友谊往往从几句赞美,一些小礼物小零食开始。很快,公司里上上下下的情况你也打听清楚了,当然也包括他。

陈炳龙是公司的副总,平时多在外面拓展业务,32岁当上公司副总也算年轻有为。听说公司有年年会他携太太参加,还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女儿。

你和他交集很少,对他也没有太多感情,只是感激在你初入社会时,给了你一些温暖。

后来,听说公司推荐人去培训,他力挺你。你查找了公司的通讯录,找到了他的联系方式,你说要请他吃饭感谢他,很意外,他立马答应了。

餐厅里,他坐在你对面就那么笑眯眯地看着你,你没有脸红,你已经不是当时刚出校门的模样。他说你的锁骨很漂亮,像张曼玉的那样,你客气地说“谢谢”。

他变魔术似的拿出一个礼盒,红色的绒面上面静静地躺着一条黑天鹅的项链。你知道这不在你的消费能力之内,你婉言谢绝。

“这不是白送你的,这是我朋友店里的东西,想让我帮忙找个人当模特,这条项链权当工资了,你就当帮我这个忙。”

你同意了,后来拍了一些照片,事情就这么过去了。

?

后来,你的家庭出了变故,父母意外车祸,留下你跟弟弟不知所措。他帮你处理意外变故,帮你发送了父母,卖掉了父母的房屋田地,带着你跟弟弟回到你工作的城市。

从此,你再也没有家了。

再后来,你们总是有各种相见的理由,你看见他看你的眼神有了灼热的光。就像所有出轨的男人说的那般“我跟我老婆没有感情了”,你天真地以为你会是拯救他的缪斯女神。

你听见他说了无数次要离婚的承诺,他说他老婆坚决不同意离婚,女儿还小,等她大大,他说他爱的只有你。

你拒绝了他馈赠给你的房子,你告诉他你给他的是爱情,你不是被包养的二奶,他也不能是嫖客。

你就像深宫里的嫔妃一样,等待着皇帝的临幸。幸而你还有工作可以排遣你无边的寂寞和等待,你升了职加了薪,在这个城市你靠自己打造了一个家。

只是夜深人静时,你会问自己值得吗。你知道自己这样不道德,从小受到的教育不允许你这么做,于是,你不说你不问,你以为这样你就有别于那些破坏别人家庭的“小三”了。

你一直相信有一天他会离婚娶你,会给你一个合法的身份,会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,你穿着圣洁的婚纱,面对着众人,交换戒指,然后说出“我愿意”。

可是,一切都毁灭了,毁灭是从那条项链开始。

你收到项链商家的售后短信,说是回馈客户,可以为客户免费清洗饰品。

你站在漂亮的导购小姐面前,她提示你要登记下个人信息。你填写的时候,眼光无意瞥见了上面几行有一个熟悉的名字“陈炳龙”。

你问导购小姐他也是清洗这款项链吗,导购小姐告诉你他是她的老客户,出手非常大方,当时给太太买的这款,太太不喜欢,后来又换成店里最贵的那款了,今天送过来清洗的时候,又给太太选了枚钻戒,真羡慕他太太啊,嫁了那么个好男人。你看,他们不就在那吗!

你顺着导购小姐指向的方向张望,看见旋转门闪过,那个身影好像他。你急匆匆地追过去,根本没有听到身后导购小姐的叫喊,你透过旋转门的玻璃,看见他绅士地拉开车门,扶太太坐在副驾驶的位子,关门前还吻了吻她的面颊。

你无力地走在人流中,脑海里一直在重复刚才的画面。前面的争吵咒骂声,终于把你拉回了现实。

两个女人在拉扯另一个年轻的女孩,不断地打她耳光,用污秽的语言咒骂她,口里喊着“打死你个狐狸精”,站在旁边垂头丧气的男人估计就是罪魁祸首吧。

那个偷情男人,似并没有吃到多少苦头,只是被从车里给拽下来。在“狐狸精”挨打的过程中,他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,脸上并不曾见到你想象的,那种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愤怒与狰狞。

整个过程,他更像个置身事外的看客,而不是当事者。他既不劝阻任何人住手,也不奋力挣扎护卫那个女孩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你感觉那个被打骂的年轻女孩就是你,那些耳光一直击打在你的身上,你看见女孩衣不蔽体,你冲上前去护在她身上,生生替她挨了好几脚。

你怎么回的家你不知道,你高烧了好几天,一直在做梦,梦见了你被当众暴打,你看见他冷眼站在旁边,跟着大家一起骂你是狐狸精。

所有的过往如幻灯片划过,你跟他出席宴会,你以为你是桌子上的女客,却不曾想你只是桌子上的一道菜,供他们把玩。

你听过的那些让人耳红心跳的情话,他可能无数次说与他的太太。你所接受的礼物里,多是他太太不要的。

你梦见你去世的妈妈在那说:“孩子,夫妻,恩爱恩爱,没有爱还有恩呢!他媳妇再不好,替他生儿育女,替他照顾老人,替他洗衣做饭,他怎么会轻易换一个人呢?你真是糊涂啊!”

病好了后,她卖掉了房子,递交了辞呈,拎着一只行李箱,离开了这个城市,就像她当初来的那样。

几天后,他收到一个快递,打开,是那条黑天鹅项链,旁边附了一张纸条“这只黑天鹅还你”。

复制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iantiankanshu.cn/ldpu/565.html